解決校園餐安全問題
應建立家委會參與決策監督機制

2019-03-22 11:04:00來源: 中國食品報網

  [在近日舉辦的全國兩會上,學生餐的營養健康成為代表委員關注的熱點,他們從學生餐營養健康、配餐供應、食品監管等多方面建言獻策,呼吁要完善中小學生在校用餐的衛生和營養標準。

  新學期伊始,學校午餐再次成為社會公眾關注的話題。專家認為,應當建立家長參與監督機制,發揮家長參與監督的作用。]

  安全系頭等大事 留樣是關鍵一步

  在北京某小學從事后勤工作的連師傅介紹,每天早上7點10分,校領導會值班檢查采購來的飯菜,“學校食堂的后廚安裝了監控,餐廳有電視,每個操作間都能看到,可供監管部門隨時抽查。各級監管部門對學校食品衛生抓得很嚴”。食堂里裝有不少監控攝像頭,“每個環節都是透明的,所有流程都在監控下進行”。

  張海在一所中學擔任食堂主任,他表示,學校食堂有一個冷藏柜,儲存著最近3天的飯菜留樣,“安全是頭等大事,留樣是很關鍵的一步”。據了解,張海所在的學校食堂共有工作人員20多名,學校要求老師參與食堂事務。“副校長一般6點半到學校,和食堂工作人員一起稱菜、檢查菜品是否新鮮。”張海說:“學校抽出15名老師到食堂值班,每天必須有一名老師監督、把關食堂運行情況,包括飯菜質量和價格、食堂衛生情況等,要做到人人滿意確實太難了”。

  著重監督生產源頭 供餐環節公開透明

  根據教育部發布的統計數據,截至2017年年底,全國共有各級各類學校51.38萬所,各級各類學歷教育在校生2.7億人。校園餐業成為社會剛需。現階段,很多中小學校還不具備自己開辦食堂供餐的條件,企業配送學生午餐模式在一定時期內將大量存在。

  去年8月發布的《學生餐營養指南》,規定了6歲至17歲中小學生,一日三餐的能量和營養素供給量、食物種類及配餐原則等。不過,《學生餐營養指南》主要起草人之一、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營養與健康所研究員胡小琪發現,目前,仍然有許多一線企業對此標準知之甚少。而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校園具有相對的區域封閉性。為了食品安全,很多學校一般不允許學生在校外用餐,午餐集中供應便有了一定的市場壟斷性。

  那么,午餐是學校供應,還是外包配送?一些家長認為,學校供應比較好,既好管理,又可放心,“配送肯定會導致飯菜存放時間長,怕飯菜悶壞”。也有一部分受訪家長支持配送,認為“經濟實惠”“配送既可以給學校減壓,又能適當給學生補充營養。”“學校選擇何種午餐方式,相關部門沒有要求。”一位業內人士介紹,目前學校供應學生午餐有3種模式:一是食堂委托經營,聘請專業的餐飲公司;二是學校經營,原料統一招標;三是午餐配送。“采用怎樣的方式供應學生午餐,關鍵還是因地制宜。不管采用哪種方式,衛生、安全是第一位的”。

  “目前,多數學校采用的‘企業集中配送’模式有很多中間環節,學生家長和學生個人無法直接對接供餐企業,對供餐商無法進行選擇,加上有些學校訂餐負責人,在訂餐環節不能確保公開透明,導致學校午餐出現諸多問題。”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輝說,只要訂餐的環節公開透明,無論采用何種供餐形式都是可行的。“學生餐出問題是由于訂餐過程只有行政力量主導,沒有其他社會力量監督,以及招標不透明導致的。”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說,目前,各地營養餐或學校食堂的安全與質量問題,都指向家長參與決策與監督機制缺乏,所以應當建立家長參與監督機制,發揮家長參與監督的作用。

  考核評價缺乏標準 多頭管理漸成趨勢

  近年來,校園餐領域已得到更多的社會關注與資源傾斜。在鄉鎮村居,教育部于2011年啟動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7年來已覆蓋全國29個省份(京、津、魯單獨開展了學生供餐項目)1631個縣,受益學生人數達3700萬。在城市社區,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于2017年在北京市順義區、遼寧省盤錦市、浙江省義烏市等8地12所中小學,開展“營養校園”試點項目。

  與此同時,各地也對學校午餐的管理進行了各種探索。2018年11月5日,安徽省教育廳提出,安徽將制定學校午餐管理辦法,引入準入與退出機制。此外,安徽還將落實中小學校校長陪餐制,及時公開就餐人數和帶量食譜等相關信息,并成立由學校領導、教師、學生及學生家長代表參加的膳食委員會,定期對飯菜價格和質量進行評估。

  近日,北京市教委發布《關于切實做好2019年學校食品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明確新學期幼兒園、中小學、高校等校園食品安全管理的具體要求。《通知》要求,中小學、幼兒園應當建立集中用餐陪餐制度,學校相關負責人每頓飯與學生一同用餐,及時發現和解決供餐過程中存在的問題。

  據儲朝暉介紹,針對學生餐,監管方式主要有兩種,一種靠行政部門監管,另一種靠市場本身監管,“如果學校訂餐人能夠認真負責,讓訂餐環節公開透明,完全可以由市場競爭本身來監管,這也是最有力度、最可持續的監管”。“在對營養餐供給、選擇的機構進行監督時,應當引入包括食品安全部門、行政部門、家長和社會力量的監督,媒體也要發揮監督政府部門的作用。”不過,儲朝暉也坦言,“引入與退出機制”產生的作用有限,無法解決根本問題。為了保證中小學生校餐吃得健康安全,學校應選擇認真負責的訂餐人,市場監管部門應定期對供餐企業的調查結果進行公示,讓每一位學生和家長了解實際情況,時時進行監督。“所謂的準入制度和退出機制,只能對學校在選擇供餐企業時起到約束作用,這本身就表明了校方在選擇供餐企業時具有不受監督的權力。”熊丙奇說。此外,也有不少業內人士建議,盡快為校園餐立法,對學生營養午餐標準、學校午餐供應與管理進行規范與約束,厘清政府、學校、家庭和社會的職責。

 (趙麗)


0
0

我來說兩句

色偷偷男人的天堂a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