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照亮扶貧路——追記云南省騰沖市猴橋鎮扶貧干部郭彩廷

2019-07-15 10:23:12來源: 人民網

  7月11日清晨,云南省騰沖市猴橋鎮大雨傾盆而下,多個村莊被漫天的雨水包圍,多處出現塌方和洪澇災害。

  猴橋鎮干部、膽扎社區黨總支部副書記兼第一支部第一書記郭彩廷心系傈僳族群眾安危,一早就義無反顧地從鎮政府駕車朝膽扎社區駛去,途中遭遇泥石流,把47歲的生命留在了扶貧路上。

  兩三秒的時間,泥石流就沖了下來

  郭彩廷的愛人李秀明是當地中心小學的一名教師。當日,李秀明一再叮囑郭彩廷:“今天的雨太大了,這幾天路上經常發生坍塌,等天晴了你再去,雨大就別去了。”郭彩廷說:“好。”李秀明在學校正吃著早餐,郭彩廷的電話突然打了進來:“我進去了。”

  郭彩廷幾次跟她說起,這樣的天氣情況,他很不放心遠在膽扎社區的傈僳族群眾。

  心系群眾安危,進村勢在必行。然而,從猴橋鎮通往傈僳族居住的地方大約40公里,車程最少在45分鐘以上。不想讓郭彩廷冒雨進村的除了李秀明,還有郭彩廷的同事。郭彩廷跟同事趙家文說:“膽扎社區還有兩戶傈僳族困難群眾的房子需要加固改造,我等一下要去看看。”趙家文勸說:“郭書記,雨這么大,這幾天路上又經常發生坍塌,等天晴的時候再去吧。”

  郭彩廷回答:“正是因為雨大,我才不放心他們的安危。”說完便將工作材料放在車輛后備箱,與另一隊員各駕駛一輛車向村子駛去。

  和郭彩廷一起進村的年輕人是輔警谷立奇。據他回憶,他們大約是在7點50分出發。行進的路上,他們曾遇到了一次山體滑坡。當時,郭彩廷立即下車聯系相關力量疏通路段,疏通以后方才朝著目標方向繼續前行。

  既然已經遇到了危險,為什么不選擇撤退呢?谷立奇說:“當時我們心里都只有一個信念,就是趕緊到達傈僳寨子。”

  9點16分,郭彩廷將一張大樹倒在路上的現場照片發送到了猴橋鎮的工作群里,地點位于蘇江1.5公里處。十多分鐘后,郭彩廷和谷立奇在前行的路上遇到了泥石流。郭彩廷在前面,感知到了危險,從車窗里不停地揮手讓谷立奇后退。而就在那兩三秒的時間里,當谷立奇將車輛后退停下的時候,郭彩廷的車輛就被一股波浪形的泥石流沖了下去。直到現在回想起來,谷立奇還是不寒而栗,他說災難來臨的速度太快了,他還沒有反應過來,郭書記就活生生地從他眼前消失了,他到現在都不愿接受。

  此時,通往傈僳族山寨的路已被切斷,沒有電、沒有信號,那些還在等著郭彩廷的傈僳族群眾并沒有等來他們的好書記……

  駐村百天,走訪的次數都記不清了

  這是他入駐膽扎社區的第105天。

  在這105天里,他組織參加社區、村民小組脫貧攻堅相關會議37次,走訪整個社區735戶農戶,帶領評定了169戶農村低保戶,走訪76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和62戶住房短板戶的次數,連老百姓都記不清了。

  這些年來,隨著移民搬遷,猴橋鎮傈僳族群眾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然而,一部分貧困群眾的生活狀況一直是讓當地駐村扶貧干部揪心的問題。當地傈僳族村干部蔡新裝評價說:“郭彩廷是一個特別平易、做工作特別有耐心的人,我們都認為他是一個老好人。自從來我們這里干扶貧工作后,對我們宣講政策非常耐心,一遍不行兩遍,兩遍不行三遍。只要能辦的事情,他從來不推。我們的事,他都是用筆記本記下來,一件一件解決。”

  郭彩廷掛鉤的兩戶貧困戶,家庭極為困難。其中一戶屋舍簡陋,很長一段時間連電費都交不起。郭彩廷了解情況后,主動幫助該貧困戶繳納了電費,并親力親為幫助其裝修房子。在扶貧的過程中,郭彩廷反反復復作工作,最終才與貧困戶簽訂了代建協議,幫助他們建設。目前一戶已建成,而其中一戶正在建設當中。

  人生最后的三個選擇都給了群眾

  路的那頭,是郭彩廷掛在心上、為之寢食難安的傈僳族群眾。而路的這頭,是郭彩廷血濃于水的家人、是拼搏與共的同事。當郭彩廷出事的消息傳來,家人、朋友和同事都哭了,都覺得不能接受。

  事發當日,猴橋鎮與郭彩廷的兒子取得了聯系。正在西藏上班的兒子已趕回騰沖。對于兒子而言,一路山水迢迢也換不回父親的平安歸來。李秀明甚至開始懊悔,如果11日早晨自己的態度兇狠一點,自私一點,硬是把他留下,也許就不會出事了。可是李秀明也明白,郭彩廷心里裝著群眾,攔是肯定攔不住的。

  據蔡新裝描述,郭彩廷經常會跟他們說起:“我覺得我對不住媳婦。她這兩年身體很不好,我說了幾次陪她去看病都沒有去成。”原來,因為李秀明患了腎積水,近期又患上了甲狀腺疾病,在郭彩廷全身心投入到工作當中時,病痛都是一個人默默承受。郭彩廷曾告訴李秀明:“再堅持堅持,等我把膽扎的事情處理完,我就陪你去做手術。”然而,這個許諾再也不能實現……

  經過三天的全力搜救,7月13日15時50分,在距離事發地3.4公里的河道內找到了郭彩廷同志的遺體。猴橋鎮工作群里的最后一張工作照,車窗里最后的指揮手勢,定格成了永恒的畫面。

  郭彩廷在猴橋鎮工作、生活多年,他自然清楚泥石流多發的危險性。當危險來臨時,一般人的第一反應是要和親人在一起,但他心憂的是40公里外的傈僳族群眾。

  群眾在他心里和親人一樣,當他可以第一次選擇時,他不顧妻子和同事的阻攔,義無反顧地奔向他們。

  當行進過程中遭遇第一次塌方時,他仍然沒有退縮,一心只想著快點到達傈僳族寨子,看到群眾的安危。

  就在災難突然降臨的瞬間,他本可以棄車自救、迅速逃離,但他卻毫不猶豫作出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個選擇:把生的希望留給了年輕的同事,讓快速的揮手成了永訣!

  他人生最后的三個選擇,都給了群眾。

  這是一個基層干部的堅定選擇,他用自己超乎凡人的生命選擇和生命軌跡書寫了碧血丹心,在騰越大地上豎起了無言的豐碑!(王帥杰)


0
0

我來說兩句

色偷偷男人的天堂a v